当前位置:当前位置:首页 > 铁岭市 > 我的梦 找专家设计的客厅 正文

我的梦 找专家设计的客厅

[铁岭市] 时间:2019-10-16 07:30 来源:生活新报网 作者:唐雅明 点击:73次

  找专家设计的客厅,我的梦家具简单现代化,我的梦基调是茶褐色,夹着几件精巧的中国金漆百灵台条几屏风,也很调和。房间既大,几盏美术灯位置又低,光线又暗,苑梅又近视,望过去绍甫的轮廓圆墩墩的——他穿棉袍,完全没有肩膀——在昏黄的灯光里面如土色,有点麻麻楞楞的,像一座蚁山矗立在那里。他循规蹈矩,在女戚面前不抬起眼睛来,再加上脸上腻着一层黑油,等于罩着面幕,真是打个小盹也几乎无法觉察。

婆媳两个立在楼梯口,我的梦打发了佣人出去买山芋,我的梦却又暗暗抱怨起来。老太太道:“敦凤这些地方向来是很留心的,吃人家两顿总像是不过意,还有时候带点点心来。现在她是不在乎这些了,想着我们也不在乎了——”杨太太笑道:“阔人就是这个派头!不小气,也就阔不了了。”其实,我的梦当时如果事态发展下去的话,伍太太甚至于也不会怪她表姐。

  我的梦

其实伍太太几乎从来不提在国外那几年。只有一次,我的梦回国后初次见到荀太太,我的梦讲起在外面的伙食问题,“还不是自己做,”伍太太咕哝了一声,却又猝然道:“说是红烧肉要先炸一下。”其文学生涯,我的梦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:奇异的胜利!我的梦

  我的梦

旗袍,我的梦头发也剪短了,我的梦烫出波纹来,耳后掖一大朵洒银粉的浅粉色假花。眉梢用镊子钳细了,铅笔画出长眉入鬓,眼神却怔怔的。有点怅惘。绍甫总是周末乘火车来接他们回去。启奎嗳唷了一声,我的梦揉了揉眼,我的梦依旧探过身来,脱去了手套为她理头发。理了一会,把手伸进皮大衣里面去,搁在她脖子后面。叫道:“别!别!冷哪!”

  我的梦

启奎把头靠在她肩上,我的梦她推开了他,大声道:“你想我就死人似地让他把我当礼物送人么?你也太看不起我了!”

启奎吃多了几杯酒,我的梦倦了,我的梦把十指交叉着,拦在肩上,又把下巴搁在背上,闲闲地道:“你爸爸同妈妈,对我真是不搭长辈架子!”他一说话,热风吹到的耳朵底下,有点痒。她含笑把头偏了一偏,并不回答。张爱玲的成名作——《传奇》与《流言》,我的梦也是她的代表作,属于中国现代文学范围。

张爱玲甫登文坛其创作就不同凡响。这样的作家不可能不引起评论界的关注,我的梦和研究者持久的兴趣。这里,我的梦拟简要介绍一些对张爱玲创作的主要评价,以资参考。张爱玲一九二一年出生于上海。她的家庭门第曾颇煊赫,我的梦祖父张佩纶是清末着名“清流派”人物,我的梦官至都察院左副都御史,后又被李鸿章招为女婿。其父是典型的遗少,旧习气既深,性情又甚坏,而其母则颇受西方文化薰染,几度与小姑联袂赴法,伉俪二人不和,终至离异。不久,其父又娶后母。张爱玲自童年时代起,就生活在这样一种家庭氛围之中。

张爱玲在美国深居简出,我的梦杜门谢客,她的情况也很少为人所知。张爱玲中学就读于圣玛利亚女校,我的梦在这里,我的梦她首次在校刊《国光》上发表习作:小说《牛》、历史小说《霸王别姬》,以及一些书评,其文思、笔致、才情,令人瞩目。

(责任编辑:张润伟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